云玩家老易

作者 果其然   編輯 箱子   2020-08-24 08:58:24

吃過豬肉的人,還害怕別人說豬嗎?

  老易的媳婦說要和他離婚,因為 1000 塊錢。

  說離婚的時候沒哭沒鬧、不喊不叫。她右手把備好的西紅柿扔進熱油,左手又把中藥鍋子架上了灶臺,根本沒看蹲在廚房門口的老易。

  西紅柿在油鍋里滑板一樣亂轉,邊轉邊幸災樂禍的嗞啦啦笑,老易媳婦就不斷在鹽罐子、蒜袋子、醋瓶子之間閃現,越來越快。

  媽,晚上吃啥???兒子問到,老易的媳婦沒說話,端著西紅柿燉牛腩往外走。

  西紅柿是早市買的,牛肉是中午剩下的。它原來的形態是涼拌五香牛肉,老易最近胃疼,只把里面的青椒絲、香菜葉就著兩饃吃完了,牛肉一塊沒動。

  “我明天就退!熟人,可以退?!崩弦讑A了一塊牛肉給兒子,又唆了一下筷子頭。

  兒子看了老易一眼,把牛肉又放到奶奶的碗里。老太太把牛肉慢慢埋進米飯里,然后把整個飯碗往老易媳婦手邊一擱,笑瞇瞇的說:“快吃!鍋底有肉!”

  老易的媳婦依然不說話,伸手把飯碗重新放到老太太的面前。她動作有點大,掀起了一陣風,塑料袋就在腳邊沙沙響。這是在電影里,用作殺人拋尸的那種黑色的超大塑料帶,塑料袋里的 PS4 正沉睡著,Slim 版的,二手或者是三手,身上布滿了明顯的擦痕。像是一塊兒被人長久遺棄的黑色建筑材料,更像是被什么動物反復嚼過。

  老易一直對我說,他媳婦挺原來挺愛說話的,不像現在這樣。聊著聊著雙方就突然沉默,然后就各忙各的。

  大概每個女人終將進入不愛說話的階段,好像昨天兩個人還可以因為“吃飯了嗎?吃的啥???”把電話打到滾燙,今天則砰的一聲連個電話都懶得接,連條微信都懶得回。

  “我明兒個一定退!”老易堅定的說。

  他的樣子滑稽古怪,因為沒人理他,大家都在認真的吃飯。

嫌疑犯之老易

  老易想買 PS4 很久了,久的就像以前想買 PS2 和 PS3 一樣。如果最近不是手頭多了這 1000 塊錢,他大概就不會把“想”付諸于“買”,那最后的結果大概就和從前買 PS2、PS3 的念頭相同 —— 慢慢消耗,生活依舊。

  老易是那種很賊的人,一般不說話,一說話就逮住你話里的漏洞,然后窮追不舍。比如前些日子玩《生化危機3 重制版》,作為重度粉絲的我們自然討論個不停,當說到“原版《生化3》的系統精妙,后來的游戲都不行”時,老易就在一旁冷笑:

  “你幾個得是沒玩過《惡靈附身》?還是被嚇得不敢玩?”

  接著他開始旁征博引,從游戲的相似性到繼承性,把我們說得一楞一愣,佩服和嫉妒同時發作。我后來急了,趕緊在老易的話里塞進一句吐槽:“老易你別吹牛皮,你又沒玩過你胡然啥嘛!”老易嗞溜一口酒:“我沒玩過能咋,我研究得比你幾個深!”

  要是別人說這話,說也就說了,我們全當冷笑話 —— 云玩家嘛,有啥牛皮的,吃過豬肉的人,還害怕別人說豬嗎?但對象換做老易,我們都不敢輕易反駁,這貨真是研究,而且可能真的研究得比我們深。

  老易家里的破電腦只能勉強帶得起《使命召喚:現代戰爭3》,但這并不妨礙老易“云通關”很多游戲。老易對待“云游戲”的態度十分嚴肅:四瓶啤酒+筆記本。

  啤酒的分布很科學,游戲的序章和中段喝兩瓶,最后兩瓶留給自己的分析,這時筆記本就登場了,老易開始寫自己的“思路”。

  預測游戲故事的最后結果,寫出游戲的精彩之處,估計后面還會加入什么要素。這是個腦力活更是個體力活,所以老易在“云游戲”的時候會非常認真不允許任何人打擾,于是在他家里就出現了很詭異的一幕,他兒子擺弄著象棋,而老易卻目不轉睛的盯著電腦。

老易的分析筆記

  我們都愿意借主機給老易,玩多久都沒關系,但他從不玩我們的機器,甚至家庭聚會,有人提議玩游戲時,老易都會默默走開,大概是自尊心作祟。不了解他的人以為他對游戲毫無興趣,是個游戲盲。

  但他心里其實早就“旱”得不行了。所以文章開頭提到的那 1000 塊錢,是筆滿足欲望的“橫財”。橫財咬手,代價巨大,可老易當時覺得這 1000 塊錢是耳邊轟轟的雷聲,不整點像樣的雨水,實在對不起自己。

嫌疑犯之老張

  老易說買 PS4 被媳婦發現這事,得怪兩個人,一個老張、一個小徐。

  老張原來是他師傅,現在是公交公司的工會主席;小徐原來是他徒弟,現在是小老板了。這倆人都矮,都胖,面色都陰陰沉沉的,好像懷孕很久,但就是遲遲生不出孩子的產婦。

  老易后來恍然大悟,這兩貨肚子里面不是孩子,而是亮晶晶的細絲,最后合伙織成了一張大網,等著他自己黏上去,陷進去。

  那天老張說要給他 1000 塊獎金的時候,老易就覺得古怪。他自己有個小本本,用來記錄每月的收支明細。歇班的時候,他還愛和勞資科的圖表比對,記錄的款項茄子一行、韭菜一行,清湯水利非常清楚,具體的數字可以精確到小數點后一位。

  這 1000 塊錢根本對不上自己小本本上的記錄,老易就直犯嘀咕:績效獎金?績效獎金元旦才發??;崗位津貼?崗位津貼都打在卡里??;里程獎勵?那得多跑 50 趟的車才能湊足,再說這個月才剛剛過半,咋可能???

  老易一邊翻本本一邊翻著白眼小聲算計,老張在一邊把茶杯一頓,急了:“看你窩瓜慫式子,一點都不隨你爸!這是抗疫的特別補助,是總公司發給你們司機的,一共就 10 個名額!你不要???趕緊滾!還咋?錢會把蛋咬咧?”

  老易咧嘴嘿嘿笑了,轉身找到水壺,給老張蓄滿了茶水:“領導,筆呢?我身上沒帶筆哈”。老張一愣:“筆?啥筆?要筆弄啥?”“簽字領補助??!”老易認真的回答。

  1000 塊錢幾乎都是新票,身體包裹在白信封里,露出粉紅色的一片腦袋,嬰兒的牙齦一般討人喜愛。握在手里的時候不厚,但觸感有一種久違的豐腴,這讓老易很踏實。

  信封貼在左胸的時候,老易腦袋里冒出了很多影子:老媽桌子上的藥瓶、兒子象棋課上的推演板、老婆電動車上新的電瓶、還有雞蛋、米面油、草莓、德懋功水晶餅、紅星軟香酥,一品葫蘆雞……

  最后的影子是 PS4,黑色的身影,黑暗中閃亮的 PlayStation 標志,奎托斯的斧子正在蓄力,山姆正彎著腰躲避著 BT。想到這里老易就不想了,藥瓶與推演板,聯合著電瓶和草莓,化作了道道金光,鋪灑在了他的腦子里。

  于是奎托斯和山姆開始落荒而逃,PS4 的身形如同鬼影一樣逐漸化成粉塵。老易明白,有些想法本質上就是鬧鬼儀式,現實的陽光一照,鬼就會隨著光線消失。腦袋里若有鬼的一絲氣息,還能殘存一點兒鬼的遺跡,就應該知足。

  這是老易第 N 次想通,N>50。


下一頁:更多內容

| (101) 贊(118)
果其然 特約作者

關注
點贊是美意,打賞是鼓勵

評論(101

跟帖規范
您還未,不能參與發言哦~
按熱度 按時間

總貢獻榜

    天津快乐十分杀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