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.9

全面戰爭:三國

Total War: Three Kingdoms

平臺

PC

發售時間

2019-05-23

游戲基因

策略 模擬 益智

象兵與巫術:從《全戰三國》談“南蠻入侵”的刻板印象

作者 果其然   編輯 箱子   2020-09-15 08:39:00

南蠻,是一種對未知事物的恐懼。

  《全面戰爭:三國》最近推出了首個擴展包:南蠻主題的《The Furious Wild》,其中包含四個全新可玩派系、擴展地圖等等。

  不過意料之中的是,這個擴展包依然沒有、或者說故意沒有跳脫出人們對南蠻的刻板印象 —— 群聚在深山老林的蠻人、與神秘自然力量相伴的祭祀,以及會用到老虎、大象作為有生力量的特色兵種。

  具體的游戲體驗其實可提的不多,我個人更感興趣的地方,是這些對南蠻充滿幻想、陳詞濫調的描述是否真實存在?

  無論是巫術與毒蠱,還是老虎跟象兵。畢竟那片神秘的“南地”,是無數文學作品描寫的精彩對象,曾經生活在那里的“蠻人”,是無數游戲當中最為個性的群像。

別笑,你可能也是蠻夷

  南,指南方,不是一個特定的地點;蠻,指蠻人,并非野蠻之人。

  南的定義,主要取決去你如何定義“中”?!爸小痹跉v史上大多是指“中華”,隨著“中華”的歷史概念不斷的擴展,“南”的定義也就不斷發生著變化。

  比如春秋戰國時期,“南”的定義是三苗、楚、濮、巴等少數民族,他們并非全部生活在當時中國的南部地區,但都被居于中原的諸侯國統治者們視為“居于南之人”。

  而到了三國時期,“南”的定義又變為苗族、彝族、壯族聚居的廣西、云南地區,以及如今越南、緬甸的一部分領土。所以“南”一直在變化,“南”的定義從來就不是一成不變。

如果站在夏周時期人們的角度,他們可能會這樣區分中國

  至于蠻人,更不能粗暴理解為“野蠻之人”。中國現代歷史概念的“蠻人”,特指 4000 至 5000 年前,活躍在黃河中下游流域,與華夏族同樣偉大的早期人類部落團體。

  在歷次的部落戰爭中,他們遭到來自華夏族及其聯盟部族的數次沉重打擊,于是分批次分別向東、南、西、北四個方向遷徙,逐漸遠離了長期居住的黃河流域,進入嶄新的長江流域和其他水系流域。遷徙到南方的一支團體,自然就被后來的華夏族統治者,稱為“南蠻人”。

  到了三國時期,“蠻人”的定義就更加廣泛,從地域上講,所有長江流域以南的少數民族,都是“南蠻人“,從人口組成上說,所謂的少數民族其實并不”少數“,因為當中還有很多躲避戰亂的漢族百姓和漢族士兵,后兩者與當地民族不斷雜居,形成了相當復雜的人口組成。于是“南蠻人”對于他們來說,早就不是少數民族和來自南方的代稱,更不是野蠻之人的詞綴。

  所以“南蠻”這一概念的文化淵源,深受民族中心主義的強烈影響,是文化自大的一種突出表現。這種影響和表現不僅我們曾經有過,其他國家和民族也不少。幕府時期的日本,就把西方文化稱作“南蠻文化”,在南宋時期的遼國和金國的統治者眼里,所有漢人都是“南蠻人”。

  于是在實際的生活之中,如果有一小撮兒癡傻之人,因為你是南方人而惡意攻擊你是“南蠻子”的時候,你大可以將以上道理一一說給他聽,如若他還是一意孤行、裝瘋賣傻,你大可以淬他一臉唾沫,然后傲嬌的重復當年楚王的話:我蠻夷也,愛咋咋地。

神秘而可愛的南方巫術

  南蠻,除了是一種不友好的蔑稱之外,更能反映出當時的古人對于陌生之地、陌生之人的恐懼。比如你是個三國時期的背包客,途徑益州之后一直向南走,就會發現超市和飯店越來越少、人們的口音越來越五花八門、氣候越來越潮濕、植被越來越茂密。那里的蚊子一咬就是老大一個包,那里的蛇顏色艷麗一口就能要你的命。

  在提心吊膽之中,猛地竄出個人來,打扮的是如此怪異,身上的飾物又是如此奇特,你一定會和當年的諸葛亮一樣,望著人家矯健的身影,喃喃自語到:阿,阿,阿凡達??!

《全面戰爭:三國》里的“南蠻”

  玩笑歸玩笑,生動詳細的描寫,《三國演義》的第 87 回到 91 回更多,即使不看《三國演義》,即使到了現代社會,人們對未知之地的印象仍是神秘、危險。就像擴展包里,祝融夫人的天火技能以及火神信徒的設定,而擁有自然之力的木鹿大王會定期舉行祭祀來和天地溝通,為派系提供額外的優勢。

  《全面戰爭:三國》中的南蠻,不可避免的和自然力量扯上關系,只可惜 CA 并未就這一點進行太細致、寫實的刻畫,不能說游戲制作者沒做好功課,而是這樣去做更為有趣、浪漫。這其實也是當時南方之地,特色的文化使然 —— 巫術。

  巫術是一種古人的信仰,信仰的是巫術在舉行期間的氛圍和舉行之后的作用。巫術的本質是激發崇拜心理,為的是滿足自身通神的愿望,以及對于所在團體的信賴和美好祝愿。

  巫術的前提是相信人與自然、人與社會、人與自身之間有著種種未曾表明的、被忽略的、或者被錯誤理解的聯系,并且相信人世之外還有著更為廣闊的未知世界,巫術就是聯系以上要素的儀式。因為古人還非常相信,這些聯系會反作用于自身,以及整個人類世界。

北京師范大學民間文學教授張紫晨就提到,中國的巫術文化不僅影響宗教和藝術,還與其他文化領域有著更廣泛的聯系

  所以巫術不僅是中國有,全世界都有,而且在當時是真實的想象。盡管巫術早已被證明是封建迷信,鮮有科學根據可言,但在古代,巫術接近科學,況且當時流行于南方各地的巫術大多沒有強烈的功利意味,更像是一種被系統化的祝福儀式,一種形式化的心理治療和自我暗示。這么一想,游戲中能夠增強士兵的作戰能力倒也說得通了。

  比如《左傳》《詩經》和《楚辭》中就大量記載了有關巫術的種種,又比如夏商周,以及春秋戰國時代的巫師,是要經過選拔、培訓,才能上崗就業的,地位相當于現在的國家公務員。所以要在當時,你要是敢沖著巫師大喊大叫,大言不慚對人家說:就這?估計巫師會飛快的沖你走來,然后噗噗沖著你就是兩刀子 —— 你的自行車胎就沒氣了。

  至于為什么“南蠻之地,巫風大興”,或者“楚人信巫鬼,重淫祀”,大概是因為中原地區的儒家,帶領中原的世人走向了“入世”的理性世界,而道家則使中原的人們,還具備了“曠達”的生命眼光,在“入世”和“曠達”之間,自然需要巫術的“神秘和浪漫“去填滿。

  再者,那時的中原統治者畢竟鞭長莫及,無法將中原文化完美同步于南方各地,于是作為“原有記憶”的巫術就被保存了下來,并且在那里得到了長足的發展。

儺面具雖然來自漢族民俗,但看上去也有“南蠻”色彩

  有多長足呢?人家南方之地的巫術,不光“驅鬼”,而且”事鬼“。

  和中原地區的巫術一樣,南方之地對鬼鬼神神的都同樣敬重,不過除了敬重之外,南方之地對于處理鬼神的關系,顯得更加親密,更有”和鬼神交朋友“的愿望。比如在《九歌》當中,就有很多描寫這種和鬼神若即若離,想要親近心態的詩句,從當時的南方視角來說,鬼神絕不是中原地區的”敬而遠之“,而是“近而親之”。

  這一特點,在舉行巫術的儀式上就能看得出來,中原之地的儀式總是畢恭畢敬、規則繁瑣,而南方之地則載歌載舞,異?;顫?。三國時期,云南的哈尼族部落有人死去之后,會由巫師“白瑪”主持喪儀,棺材埋葬時,送葬的人都跳“樂作舞”,以示對于死神的親近以及想要通過親近的關系,將逝者引入更為美好的另一世界。

  要是在中原地區你敢跳抬棺舞或在人家墳頭蹦迪,估計你會被拉去陪葬……也是在這樣一次次的與鬼神的親近中,南方巫術也得到了更多的發展。

云南花秧籮,一種常見于節慶、舞蹈的裝飾品

  有多發展呢?南方之地的巫術儀式,在三國時期已經成了當地的一種日?;顒?,司空見慣,見怪不怪了。有人患病,大家會舉行巫術儀式,名曰“藥鬼”,有人出生,會舉行巫術儀式,名曰“家鬼”,青年們要脫單,男女女女會跳進河里,撥水嘻嘻,興致來了,還會干羞羞的事情,名曰“藝鬼“。

  有關這點,《三國演義》曾經行過詳細的描述:“有女長成,卻于溪中沐浴,男女自相混淆,任其自配,父母不禁,名為藝” —— 什么叫藝術???什么叫發展?。☉鹦g后仰)?

  南方之地對于巫術日?;?、浪漫化的改造,也深深影響到了中原之地,雖然在政治典章之中,對于巫術依然是敬重異?;蛘哂兄粊G丟的排斥,但在藝術領域,巫術的浪漫和神秘,早已讓無數中原文人傾倒。依然是《三國演義》,無論是諸葛亮還是左慈,這兩個人物在藝術塑造手法上,都有著濃厚的“南方巫風”氣質。

  諸葛亮借東風已經耳熟能詳了,他的“借北斗七星燈續命“更具神秘色彩,不過個人覺得,續命只是障眼法,識人才是真正目的,一是讓司馬懿疑神疑鬼不敢輕舉妄動,二是揪出魏延這個腦有反骨的二五仔。

  正如《封神榜》里氣勢磅礴的“九曲黃河陣”在現實中是存在的一樣,“七星續命燈”在現實中也有文化源頭,中國古人有“南斗注生,北斗注死”的理念,人的生死傳說是由南斗與北斗同時控制的,所以出現了北斗的信仰,進而才產生了“北斗七星續命燈”的浪漫典故,是不是有點兒《北斗神拳》的感覺?

  而左慈在巫術方面的造詣則更勝一籌,大變活魚對他來講只是雕蟲小技,變出 300 個無頭的自己,要殺死曹操才是牛逼。我想當時的曹操一定是非常崩潰的,因為他沒看過《黑客帝國》,更沒見過那個會不斷復制自己的史密斯。

  那么說了半天巫術,南方之地到底把巫術運用到了戰爭之中沒有?或者說,南方之地的戰力究竟幾何?


下一頁:更多內容

| (23) 贊(65)
果其然 特約作者

關注
點贊是美意,打賞是鼓勵

評論(23

跟帖規范
您還未,不能參與發言哦~
按熱度 按時間

總貢獻榜

    天津快乐十分杀号